• <xmp id="yos4a">
  • <samp id="yos4a"><label id="yos4a"></label></samp>
    <center id="yos4a"><code id="yos4a"></code></center>

    啟功繪八扇硯屏概說(二)

    admin 拍賣 2021-11-11 10:26:44 0

    或許是感念動天,亦或許是福至緣來,時隔數年,我再次見到了啟功先生所繪的這套八硯屏(圖一)。硬木的八扇折屏式屏座,內襯民國原裱的小畫,外罩火玻璃,和當年在日本時看到的一般無二?,F藏家又制作了精美的錦囊木匣,足見珍視。

      圖一

      關于硯屏的產生發展及啟功先生在民國時期的畫壇地位,前期拙文中已有闡明,在此不多贅述,單說這一套1940年作八硯屏。從第八屏的題識“曾見元和顧氏過云樓藏查二瞻冊背擬為小幀八幅時庚辰秋元白啟功”可知,此套扇屏就是背臨清代查士標的山水冊,屬于摹古之作。啟功隨吳鏡汀學畫時,就是從臨摹開始,所以啟功的摹古作品有很多,可以說通過摹古使啟功更深入了解了傳統的畫法、畫技與畫意。歷代先賢的經典佳作都對啟功產生了極大幫助,他臨摹仿效過的作品上迄唐朝五代,下至明清民國;遠學董巨,近擬四王;專攻黃王吳倪,旁獵白陽南田;儼然一部中國繪畫史。這不只是學習古人的筆法,也不只是學習古人的藝術風格,而是學習古人的思想感情,希望具有和古人相通的思想感情。

      圖二

      圖三

      而過云樓所藏這套査士標的山水冊,也是査士標臨習古人的作品,幾乎每一開就是一家筆墨(圖二、三)。這套山水冊在民國廿八年春(1940年)曾以珂羅版出版過(圖四、五),也就是說啟功先生僅在半年之內,就已將這套山水冊爛熟于胸,并能改稿背臨。其才思之聰穎,用功之刻苦皆今人所不及。

      圖四

      圖五

      解放后,過云樓顧氏后人將許多珍藏皆捐與上海博物館,其中也包括這套山水冊。時至1983年,文化部組織當時全國頂級權威:謝稚柳、啟功、徐邦達、楊仁愷、劉九庵、傅熹年等人,組成中國古代書畫鑒定組在全國范圍進行最權威的公、私藏畫鑒定。當在上海博物館見到此山水冊原作時,啟功先生也必然會感慨萬千吧。1986年時,《中國古代書畫圖目》由文物出版社在北京出版,這件査士標的山水冊也被收錄在第四卷中(圖六)。

      圖六

      這樣一件重要的査士標摹古山水冊會被啟功先生背臨成什么樣子呢?我們一屏一屏的來看。

      其一可稱“溪上對鷗”(圖七、八),畫溪邊柳下一高士觀鷗,鈐“苑北”朱方印。査士標原題“溪上對鷗閑 士標畫”。語出韋應物詩句:“林中觀易罷,溪上對鷗閑。楚俗饒詞客,何人最往還?!眴⒐ο壬鷺媹D并無大改,垂柳坡石、遠山流云以及那一行鷗鷺皆具,筆墨上不似査士標,而學元人,更顯高古。遠山略施皴擦,坡石點染為主,設色淺絳,突出雅韻,更比珂羅版中的黑白畫面豐富。

      圖七 

      圖八

      其二可稱“古柯修竹”(圖九、十),畫前有古樹奇石,后有幽篁掩映,鈐“啟功小印”白方。査士標原題“修竹倚奇石 蒼蒼留古柯 明窗坐相對 試問興如何 仿迂翁意 士標”。此一屏為學元代倪云林之作,査士標用筆極似。奇石乃用折帶皴,古柯亦取枯木,皆《容膝齋》、《六君子》圖中技法。啟功先生則略施變化,方構圖轉為長構圖,所有景物立變緊湊。畫石皴擦點染并用,筆墨分明,點法更似明人,突出構成。畫樹改添枯葉,區分中景遠景。最后幽篁罩染,也不失蒼雅之氣。

      圖九

      圖十

      其三可稱“別江放舟”(圖十一、十二),畫霜天晚霞樹石,汀渚高士放舟,鈐“啟功小印”白方。査士標原題“春知催柳別 江與放船清 士標畫意”。語出杜甫詩句:“伏枕云安縣,遷居白帝城。春知催柳別,江與放船清。農事聞人說,山光見鳥情。禹功饒斷石,且就土微平?!逼鋵崠耸繕伺c啟功先生皆未取春柳入景,而是以秋色入鏡,增添蕭瑟凄涼之氣,來烘托送別時的氛圍。在畫法上啟功先生樹石皆用元人技法,點法仍取明人,整體呈淺絳風貌。

      圖十一

      圖十二

      其四可稱“富春山居”(圖十三、十四),畫層巒疊嶂之中房舍掩映,又有江坡水口,鈐“苑北”朱方印。査士標原題“富春山居仿大癡道人于東郭草堂 士標”。二人俱仿黃公望,啟功先生更多用披麻皴,點擦皆是大癡筆意,可見浸潤已深,真有峰巒渾厚,草木華滋之態。在這樣的狹小方寸之間,竟然能既有濃淡、粗細、干濕、虛實、前后之對比,又能很諧調的統一在一種大的墨色、氣氛之中,這種功夫只能望其項背。

      圖十三

      圖十四

      其五可稱“萬壑晴云”(圖十五、十六),畫米氏云山,鈐“啟功小印”白方。査士標原題“萬壑晴云 壬申七月士標時客邗上”。此屏啟功先生沒有拘泥于査士標的云山霧罩,而是采用了自己最為擅長的米家山水。早在1938年,年僅26歲的啟功先生就曾以米氏云山的畫法獲得書畫界的大獎。這張作品也是描繪江南水鄉煙云掩映、風雨顯晦的迷濛景色,畫法突破運用線條表現峰巒、樹木、云水的傳統方法,強調用墨,摻以破墨、積墨、焦墨,通過墨的深淺濃淡和筆的橫點排比,來表現煙云變幻、風雨微茫的景象,模糊中見意趣。

      圖十五

      圖十六

      其六可稱“華亭筆意”(圖十七、十八),八屏中唯一純水墨作品,一河兩岸,取法頗似倪云林,鈐“苑北”朱方印。査士標原題“華亭尚書畫法 頃有攜其真跡過賞 因仿之 此幀士標歲在壬申”。二人明顯學董其昌的仿倪之作,卻又各不相同。啟功先生畫來,筆致清秀中和,恬靜疏曠;用墨明潔雋朗,溫敦淡蕩。構圖上層層遞遠,似疏似漏,但沒有照應不到的地方。如不是熟練地掌握“空處有畫”的本領,就不會有這樣高明的布局。整幅作品不設色,但面貌清麗,有咫尺千里之勢,給人以遠深寧靜的感覺。

      圖十七

      圖十八

      其七可稱“春郊吟眺”(圖十九、廿),畫近似驢背詩思的傳統構圖,鈐“啟功小印”白方。査士標原題“春郊吟眺 懶老標寫意”。啟功先生這一幀的改動也很大,色彩、構圖、筆法,皆升華了査梅壑的原作。首先從色彩上改為小青綠,石綠為路、花青點樹、遠苔叢叢都是為了表現“春郊”。其次在構圖上,將平遠變深遠,更加突出意境。最后于筆法上,借鑒元人的技法與表現,使整個畫面更顯豐富。

      圖十九

      圖廿

      其八可稱“溪山訪隱”(圖廿一、廿二),自題“曾見元和顧氏過云樓藏查二瞻冊 背擬為小幀八幅 時庚辰秋 元白啟功”,鈐“啟功小印”白方并“苑北”朱方印。査士標原題“溪山訪隱 仿一峰道人畫 査士標”。這是八硯屏中的最后一幀,據査士標題識中言,這也是一件摹黃公望的作品。啟功先生依舊沿用淺絳畫法,輔以披麻皴,將黃公望之筆意融入其中,達到了學黃而不拘泥于黃的境界。

      圖廿一

      圖廿二

      總之,啟功先生十分注重師法古人的傳統技法,但在筆和墨的運用上,有獨特的造詣。他的早年繪畫作品,經常是臨仿宋元明清諸家的畫法,并在題識中加以標榜,雖然處處講摹古,并不是泥古不化,而是能夠脫窠臼,自成風格,其畫法特點,在師承古代名家的基礎上,以書法的筆墨修養,融會于繪畫的皴、擦、點劃之中,因而他所作山川樹石、煙云流潤,柔中有骨力,轉折靈變,墨色層次分明,拙中帶秀,清雋雅逸。在此八硯屏中也盡顯其能,實為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。況且就現有資料看來,啟功先生獨立完成的八扇硯屏只有三件,另兩件中,多次出版者(圖廿三)已于半年前高價售出,當是有了好的歸宿。至今未見者(圖廿四)多年前于海外售出,不知下落。

      圖廿三

      圖廿四

      但愿這套八扇硯屏也能在市場中充分體現其藝術價值與學術價值,有它自己的好歸宿。

      靖宸淺識于云鶴樓


    當前熱門
    北京誠軒2021年秋季拍賣會開拍在即
    北京誠軒2021年秋季拍賣會開拍在即
    誠軒21秋拍·錢幣丨秋日悠長 賞物娛心:銀錠精品掇英
    誠軒21秋拍·錢幣丨秋日悠長 賞物娛心:銀錠精品掇英
    誠軒22春拍·中國書畫丨溥心畬的筆墨世界
    誠軒22春拍·中國書畫丨溥心畬的筆墨世界
    從回歸至超越:關良 丁衍庸的繪畫藝術
    從回歸至超越:關良 丁衍庸的繪畫藝術
    民國十八年孫中山像背地球雙旗圖壹圓銀幣試鑄樣幣1265萬成交
    民國十八年孫中山像背地球雙旗圖壹圓銀幣試鑄樣幣1265萬成交
    玩 ● 藝
    我半夜摸妺妺的奶
  • <xmp id="yos4a">
  • <samp id="yos4a"><label id="yos4a"></label></samp>
    <center id="yos4a"><code id="yos4a"></code></center>